免费服务热线:0755-96331291

产品列表

一次最低还得充1500元
发布时间:2019-06-20 21:35

  美容美发卡、游泳卡、家政卡、娱乐卡等各种形式的商业预付卡进了老百姓的钱包。服务卡到期,卡里还有剩余小时,王女士听从家政公司的推销,将服务卡升级成5000元的年卡,有效期延长至两年。

  生活日报3月8日讯美容美发卡、游泳卡、家政卡、娱乐卡等各种形式的商业预付卡进了老百姓的钱包。对经营者来说,预付卡消费模式锁定客源;对消费者来说,则节省了资金使用更方便。这种看似“双赢”的模式,却暗藏风险。

  据统计,济南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一周受理预付卡消费投诉就有五六十条,有的投诉店铺关门或者易主,之前购买的预付卡无法使用;有的市民因服务不满意想退卡,遭到各种理由拒绝或被收取高额“退卡费”;更有店家收了钱后卷款消失,给消费者带来了较大经济损失。

  市民王女士反映,自己花费3800元,在天翔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办理的服务卡没法用了,原因是一直联系不到这个家政公司。“去年11月份要求服务,对方说年前需要服务的人太多,等到过年之后。今年1月份再预约服务,给位于历城区华信路21号的服务点打电话却无法接通。”

  2012年,王女士有次回家偶然在门缝里发现一张家政服务名片。王女士正好想做家庭保洁,便打了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天翔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向她推荐办理500元服务卡。

  服务卡到期,卡里还有剩余小时,王女士听从家政公司的推销,将服务卡升级成5000元的年卡,有效期延长至两年。去年5月,王女士又要求普通保洁服务,却被告知,服务卡又即将到期,这时卡里还剩2000元。“他们说补差价,补交1000元,能将服务卡再次升级,延长两年有效期,而且3000元能当3800元用。”王女士禁不住劝说,又花了1000元补差价,获得了一张价值3800元的年卡,有效期截止到2016年5月1日。

  转眼到了去年11月,年底时王女士想做一次家庭普通保洁,天翔家政告诉她,年前日程已经排满,等到年后才行。元旦刚过,王女士再次打电话,可电话那边已经无人接听。

  万般无奈下,王女士在网上查到这家公司另一服务点王官庄的电话,但打过去也是空号。

  3月5日,记者来到历城区华信路21号,路旁商铺林立,却没有王女士提到的天翔家政。这条街上只开着另一家家政服务公司,里面的工作人员说,天翔家政年前已经搬走,最近不少办了服务卡的市民找上门,她的朋友就办了7000多元服务卡。

  天翔家政在济南有历城和市中两个服务点。记者来到市中服务点王官庄小区1-4-101。防盗窗只剩下一条破旧的蓝色横幅,上面写着“天翔,优雅生活从天翔开始”。敲开门牌101室家门,业主说他已经在这里租住了一年了,这里不是天翔,天翔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搬走了,“走时好像很匆忙,只带了贵重物品,屋子里的广告牌都没搬走,楼前横幅也没撤下来。”

  而记者从济南市工商局网站上查询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17日,法定代表人名叫任利容,登记状态为在营企业。历城区工商局说,天翔家政确实注册过,属于正规公司。该公司突然停业原因不明,由于该公司并没有来工商局登记停业信息,所以系统仍然显示在营业。

  针对近年来频发的商业预付卡纠纷,去年10月商务局的相关负责人接听12345热线时表示,当时济南市共有29家企业备案了发行单用途商业预付卡行为。企业名单可以在济南市商务局门户网站查询。

  2013年,上海商务部门也对预付卡发卡企业进行备案,“就是为了防范发卡企业卷款跑路。”浦东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商家在登记备案时,必须确定一个商业银行账户作为资金存管账户,按预收资金的一定比例存入存管资金。一旦出现问题,就可以动用这部分资金来赔偿消费者。

  天桥区王先生反映,他有位于堤口路脸谱国际娱乐会所价值5000元的会员卡,娱乐会所换老板后,5000元会员卡不认了。

  去年王先生跟朋友去这家娱乐会所消费,获赠价值5000元的会员卡,今年他再次去消费却被告知此卡已作废。工作人员告诉他,去年8月份娱乐会所已经换了老板,王先生的会员卡是前任老板在时办理的,现在无法正常在他们这里消费。

  记者联系到现任老板崔先生。老板解释说,“上一个老板把钱拿走了,现在这里没有收到钱,肯定没有办法给客人进行消费,而且店内换了新设备,这张卡也没有办法用”,像王先生这种情况,他们已经接到了不少类似投诉。为此,他们对顾客进行解释,并承诺“多送点酒或打折”。这样的处理结果,王先生也表示认可。

  天桥区消费者协会的工作人员建议消费者在办理会员卡时,一定要仔细询问会员卡的适用范围,并且要将收款收据等相关证明保存好,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做好充分准备。

  市民李女士向记者转述了她的朋友东女士在一家永琪美容美发做发型时,遭遇了店家强制充值。东女士做头发花了800元,付款时,会员卡里只剩600元,本想用卡里600元余额再付款200元现金,但他们就是不同意,非得让充钱,用卡付款,一次最低还得充1500元。”

  李女士说,她在历下区和平路和山大路交叉口向西的永琪美容美发店办理了会员卡。今年2月,她把会员卡借给了朋友东女士。“朋友本想只做一个500元左右的项目,但在做造型的过程中,造型师不断推荐产品,我朋友拒绝了,可店员说如果不用这个产品,后面的造型无法进行,朋友只能接受,做完整个造型一共花费了800多元。”

  付款时,东女士想先刷光会员卡里的600元余额,再交200元现金。可店员却不同意,说店里有规定,如果想享受会员卡折扣,要么先往卡里充值,直接刷卡消费,而且不能只充200元,最低充值1500元;要么全部用现金按原价付款。

  李女士不愿再往会员卡里充值。但由于享受不到会员卡的折扣,做发型的费用有所增加,东女士也不愿用现金原价支付。店员给出了一个方案,东女士可以重新办一张会员卡,再用卡进行付款,店家也可以优惠,办卡的线元造型费用。当时已是凌晨两点多,东女士着急回家,并没有跟店员再理论,无奈花钱办理了一张新会员卡,用卡付款。

  记者来到东女士做发型的永琪美容美发(历山店),店员称已记不清了,记者又问该店会员卡是否存在东女士遭遇的情况,店员解释称,店内会员卡使用是有这项规定,因为这是储值卡,最低充值1500元,是打折让利卡,顾客消费超出的部分是不能同样享受折扣的。“卡里有余额,当然可以随便消费,余额不足可以再次充值,也可以按照原价全部用现金支付。但是如果用卡的余额加上现金补贴这样支付,店里规定是不可以的。”该店员称,这些规定在所有的永琪美容美发分店都一样,因为是公司统一规定的。

  现金消费价格过高,使得大多数消费者不得不办理预付费卡;而部分企业生拉硬拽蛊惑消费者办卡,有强制消费之嫌。上海市消保委秘书长赵皎黎建议消费者理性消费。“买卡不要买时间过长的,虽然时间越长越便宜,但风险很大。一旦产生损失,损失部分远远大于能享受到的优惠。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消费习惯和次数,尽量选择时间较短的预付费卡。”一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