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0755-96331291

产品列表

让过往车主非常痛苦
发布时间:2018-12-24 18:29

  交通路牌设置是为了改善交通,方便司机,不是为了收缴罚款。2007年,本报汽车周刊进行了“广州龙门阵路段系列调查”,以记者实地采访调查的方式曝光了一些广州交通路牌设置不合理、司机极易被罚的路段,其中个别路牌已经进行了改造,但还有大部分仍然维持原状,在这次广州3000块路牌升级行动中,我们热切呼吁,首先对那些指示不清、设置不合理的交通路牌进行改造和调整,这是改造的当务之急。

  因为路段的交通标识、标线设计不合理导致的违章不该由司机去埋单。诚恳期望政府部门将不合理路牌一网打尽,不要让大家“摸着石头开车”。

  有一件可以当作笑话来听的真事。很久以前,水荫路和水荫横路交接的位置,天天上下班时间就大塞车。让过往车主非常痛苦,但是有段时间红绿灯坏了却天天都不塞车了,车走得很顺。过了两周后红绿灯修好了,但是却改成按灯号方向直行或者转弯了,结果塞得比以前还严重。又过了一个多月,红绿灯的放行顺序又改了,所以现在那里基本上不塞车了。但是无辜的车主们的心理却“饱受摧残”,做了几个月的交管部门白老鼠。

  最近政府放出线万元对主城区内荔湾、越秀、黄埔、天河、海珠、白云六区以及内环路和环城高速区域内共计3000余块路牌进行大升级。这些路牌将按拆除、旧牌更新、新建三种情况进行升级,平均每块路牌改造费用将近8000元,将彻底解决广州交通路牌饱受诟病的那些诸如路牌指示不清、错误、遗漏以及字体太小、被大树遮挡等问题。这又是政府勤政爱民、改善广州交通的一件大好事。

  不过,突然想起,这么贵的路牌,可一定要装在合适的地方,表达正确的意思才好,特别是交通指示路牌挂上去之前最好进行模拟测试,不要让车子因为司机看路牌而拥堵追尾,更不要让大家因为没看见路牌而被罚两百元。无论是交通灯的安装还是路牌的安装,装好前进行一下研究测试,而不是一拍脑门这才是一种负责任、明智的行为。本报汽车周刊在2007年6月《广州交通龙门阵》系列报道中曾经报道了东风东路农林下路路口那个非常“诙谐”的不许直行、不许左转、不许右转的路牌,使得不少私家车中招,被网友评为广州最易被罚的地方。在报道出街之后,该处路牌已经进行了改进,现在那个位置路过车辆被罚的情况少了很多,交警也不大爱在那蹲点了。那么在这次斥巨资进行的路牌改造之后,像东风路这种主干道上路牌指示存在不合理现象或者漏洞的情形能否杜绝呢?

  8000元一块的路牌真是挺贵的,因为相比起来,在两年前,广州就出现过60块新安装路牌被盗的事,那些路牌的造价只是3200元。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路牌只要看得清,意思表达明确就可以。再贵的路牌如果摆在了不合适的地方,也是违背了改善交通、指引行人和司机的宗旨,所以如果要花这么多钱去升级广州路牌,就应该更不惜工本地先去花钱进行路牌的模拟测试、路况研究,搞清楚广州所有的路牌到底哪些不合理需要改、哪些需要撤、哪里需要加装。字体、材料、颜色反而是其次吧。

  记者晚上打的经过淘金路,司机却把车停在友谊商店门口。“为什么不开过去?淘金路口不是有个很明显的通行箭头标识吗?”司机答道:“你去看看那块大通行牌下面的小牌子就知道了,那里还有行小字,晚上开车来的人根本看不见。”原来,巨大显眼的蓝色通行牌下面有一行小字:“每日8∶30-19∶00/周六周日、法定节假日、公交车除外。”标识上的直行箭头做得特别大,司机离远看只会有一种感觉,就是这里可以通行,但是走近了才可能看得见大箭头下面小了很多的字。不过这个时候看见太迟了,交警已经叫你下来交两百块钱了。

  王先生很郁闷,下午5点多在广州市署前路吃了牛肉干,他很长时间没有开车经过署前路,被罚了才知道原来署前路是限时行驶的,早上8点至晚上9点,北向南单行,署前路是不能出中山路的,结果他到路口见到交警,被罚200元、扣两分。交警让他下次记得看清楚路牌,可是这一个标识牌就立在从署前路要出中山路的路口,如果司机不知道有这个“典故”,最早也要走到离路口15米的地方才能发现!假如把标识牌设的地方挪前一点,或者为了提醒车主,在同一条路上重复地设两三个,那想让车主看不到也难。

  广州很多地方除了路牌标识要改,有些时候要和地面交通标识一起改才对。比如黄埔大道东往西的开车过隧道,车辆出了隧道才会发现在靠左的车道是转不到右边车道的,也就是说,如果在进隧道的时候,你没有选择中间或者右边的车道,那么出了隧道之后,根据地面标识,你就只能上内环,因为向右变道都画了实线,而且出隧道后有摄像头监控。但很多进隧道的车是想通过黄埔大道后上中山一立交或者东风路。这种情况下,就应该在车辆进隧道前还来得及选择车道的时候以巨大的路牌标明车道选择和行驶方向的关系,以方便车主。

  东风东路的德政路口到越秀北路口段是车辆违章的“高发地段”。记者发现,走过德政路口后有一块标识牌,上面写着“右转车辆向右变道”,往前再走50米就可以看到一、二车道与三、四车道之间出现了一条白色实线,本来用意很明显——分开前行和向右拐入越秀北路的车流。但问题正出在这块标识牌上,这块并不显眼的标识牌立在一棵枝叶颇为茂密的树下,且常被四车道的公交车挡住,如果没注意到这块牌子的司机要向右拐入越秀北路的话,就很可能被罚。

  从仓边路口进入中山四路,路口指示灯的绿灯为箭头灯,因此遇到红灯时是不能右转弯的。从外地来的张先生就是在从仓边路右转弯入中山路时闯红灯被罚款200元。张先生告诉记者,不知道这个路口遇红灯不能右转弯,因为在他们那里是可以的。一般来说,右转弯的车辆和T型路口右边无横道的直行车辆,遇有“红灯亮时”,在不妨碍被放行的车辆和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可以通行。“但我在路口根本没有看到‘按箭头指示灯方向行驶’或‘红灯亮时禁止右转弯’的标识牌。”

  如果指示信息做得更详细一些,像张先生这样不熟悉该路段的司机就不会以为右转不受红灯限制而造成“违章”转弯了。

  何先生:“香港的提示牌每隔5米就有一个,很清晰明了,广州的提示牌看到后要紧急刹车,还不知道要去的地方如何走,这就是区别。建议将具体负责人劳务输出到香港交通署工作1年,而非日常的参观学习,相信会进步很多。”

  黄女士:“将2500万元拿出一部分来研究研究交通指示牌到底该怎么指示才能做到最好的分时分流,可能更好。大家要的不是贵的指示牌,而是最方便的最便民的指示牌。”

  刘先生:“路牌的显示应该是给不认路的人看的,确保他们看得懂,不会违章不会走错是关键。如果认路的人、会走的人才能看得懂路牌,那路牌的设置必然是不合理的。在路牌设置不合理的时候,交警不应该有执行违章处罚的行为。”

  许先生:“路牌不用要那么贵的,其实钱也是纳税人的钱,因为莫名其妙的路牌最后罚的还是纳税人的钱,这是让我开车最最郁闷的事。”